告示板

日安,這裡是《Leisure Bee 閒蜂》。
 告示板雖然有點囉嗦,但請耐心看完,相關細節都在這裡。

 2010/08/19深夜成立的社團,
 目前社團成員包含繪手 村島 澤、寫手 千渡 糕、編輯 高野 尾
 以及閒蜂後勤人員赤蘋軍雜音,一共五人。

 刊物和周邊偏向於同人衍生與自創方面,內容些微男男 :P。

  左邊連結依序為
  [刊物及周邊一覽]閒蜂到目前為止曾販售過的刊物及周邊資訊
  [成員簡介]每位成員的相關資料以及連絡方式
  [噗浪活動]我們的生存動態隨時更新

 右邊則為聯絡方式以及最新發布。

2012-06-05

特殊傳說《轉轉》試閱 #04



  「今天的課就上到這裡,請記得下次上課要交報告,下課。」

  禇冥漾邊收拾東西邊聽著講台上老教授嘮嘮叨叨,然後一個彈指把上課用的東西先行傳回自己的房間,打算去跟喵喵他們聚會,上課之前才跟千冬歲通過電話確認過自己一定會出現。

  這次好像是在原世界的一家點心吧?

  他記得那家是一間很熱門的店,如果不提早去訂位了話會沒有位子的,不過如果是他們那群人了話……就算沒位子他們也變的出來,世界是黑暗的。

  就在褚冥漾思考等等到底要選什麼點心當下午茶的時候,教室外傳來悅耳的女性聲音正叫著禇冥漾,完全不在意班上的人都在看外面,依然自顧自的向著禇冥漾揮手。



  「漾漾!」



  「里?你怎麼在這邊?」褚冥漾跑了出去,他有點意外對方會跑來找他。

  「一起去喝下午茶吧?!不是嗎?

  「欸、可是我已經跟人約了。」褚冥漾有點苦惱的想著,看到眼前的人兒微垂著頭露出失望的表情,想了一下露出淡淡的微笑,「那你願意跟我一起去?」

  「可以嗎?」眨著大大的眼睛,期待的看著禇冥漾。

  「當然,有何不可。」

  禇冥漾不自知的牽起對方的手,另一隻手翻起了移送陣,看到對方呆愣住的表情變露出微笑說,「怎麼了?」

  「不、沒有。」恩里握緊了牽住他的那雙手,很溫暖、很溫馨,如果可以這樣一直下去,那不知道該有多好。





  這並沒有所謂的對與錯,只是選擇的路線不同而導致有不同的結果而已,喜歡不可能永遠的喜歡,哪怕是一點點的外力呢?

  所以,如果喜歡請好好把握……不要等到後悔,那都已經來不及。







  「漾漾今天會來嗎?」米可蕥坐在點心屋裡看著對面的空位,手不停的轉著精緻的菜單問旁邊的千冬歲,今天好多人跟他們一起來,像是冰炎學長、阿利學長、安因甚至是賽塔他們都來了……除了主要約的人之外。

  「等一下吧!可能有事稍微耽誤,剛剛漾漾才跟我通完電話說他會來。」千冬歲接過夏碎遞給他的茶,腦裡不停的轉動,夏碎之前曾經跟他說過,其實冰炎很喜歡他的黑髮友人,只是一直都不願意承認而已,而他覺得漾漾會轉學一定有原因。

  難道是漾樣早已經像冰炎學長告白過了嗎?

  不過千冬歲還記得當初辦轉學的時候也是冰炎經手幫忙,而且當初他們兩個看不出什麼異狀。

  「小歲?」

  「呃……沒什麼,夏碎哥。」拍了拍對方的手,表示自己並沒有多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

  「不過漾漾什麼時候才會來啊?」米可蕥踢著腳,這有種說不出的可愛來,就在米可蕥還在抱怨褚冥漾速度好慢的時候,包廂的門被敲了兩聲,褚冥漾把門打開,有點尷尬的走進來。

  「抱歉,我晚到了。」

  「漾樣要處罰!」米可蕥一秒指著對方說。

  「好、好。」褚冥漾無奈的笑了笑,拉著一個女孩子走進來,「跟你們介紹一下,他是恩里。」

  「初次見面。」露出甜甜的笑容,無視於大家突然愣住的表情。

  「你好唷,我是喵喵。」米可蕥伸出手來拉著對方到一邊坐下,對於朋友的選擇沒有所謂的反對不反對,應該說只要對方高興就好。

  「你是……?」千冬歲有點好奇眼前突然出現的女性跟友人是什麼樣子的關係。

  「就女朋友啊!」褚冥漾靦腆的開口,這對他來說有點不好意思。

  「女朋友?」冰炎無聲的開口,腦子裡反反覆覆的一直出現這三個字。

  「冰炎你還好吧?」夏碎問著,雖然看起來絕對不怎麼好,畢竟自己喜歡的人牽著別人進來,那怎麼會好?

  「嗯……」沒有說出口的那種異樣感,他不喜歡,但是沒有權利。





  『哦?事情發展的這麼快啊!』露出玩味的眼神看著鏡中的影像,『這樣子我越來越期待接下來囉?』

寂寞了幾千年,徬徨了幾千年,好不容易有這麼有趣的事情供他觀賞。

  『你該怎麼做呢?三皇子之子?不過這一切都算你活該吧?!』手一揮,鏡中的影像就這樣散去,那人悠悠的走掉。







  整個聚會冰炎感到非常的不舒服,不是身體上的不適,而是心上的煩悶,明明他應該要對自己的代導學弟感到很高興、明明應該是要那樣,但他卻對突然插進他們這個圈圈內的那女人懷有敵意,沒來由的討厭。

  「我怎麼了?」冰炎煩躁的扒了扒老是被褚冥漾稱讚漂亮的銀色髪絲,他的胸口很悶。

  一個轉身,冰炎看到恩里跟褚冥漾兩個被其他人慫恿一起唱男女對唱的情歌,不斷的收緊手中握著的玻璃杯,直到杯子硬生的破裂為止還是持續的收緊。

  「冰炎,你的手!」倚在一旁牆邊的夏碎並沒有加入其他人的行列,只是靜靜的看著事情繼續發展,聽到了幾乎快被吵雜音樂掩蓋的細微聲響,原本只是隨意的轉頭往聲音來源看去,發現是自家搭檔而愣了一下,趕緊施了個治癒術幫對方把傷口治好,過程中冰炎不發一語,眼中一直盯著那如水般的身影,不曾移去視線。

  夏碎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好點沒?」

  「嗯……」動了動手,「謝謝。」

  「不客氣,你還是不願意正視自己的心?」夏碎倚著牆往千冬歲身上看了過去,「不過你決定怎樣,都千萬別後悔。」

  「……沒、只是覺得很煩燥,走了。」冰炎說完便開啟移送陣離開了,夏碎眨了下眼,無奈的苦笑,嘴無聲的說了兩個字。



  『蠢蛋。』



  到底是誰蠢呢?

  不願相信自己的心的人?

  還是過度自卑而寧可遺忘的人?但或許也可能是一直觀望的人吧?

  有的時候我們應該放手一搏,如果這樣……我們會不會就不會一直在名為愛情的道路上不停的打轉了呢?

  時間如果可以回頭,我希望我可以勇敢一點,而不是逃避。







  「呦、小傢伙你回來啦!」悅耳的女性聲音在被褚冥漾取笑貧瘠的房間內響起,使得原本就已經很煩躁的冰炎更加的煩躁。

  「臭老太婆你來幹麻。」語氣不爽的回應。

  「嘖嘖,臭小子,我是多麼期待你回來的耶!快哭兩聲給我聽聽。」

  「煩死了。」僅僅瞪了對方一眼,沒有像以前一樣喚出兵器捅人,走進浴室沖澡。

  莫約過了十多分鐘,冰炎出來之後看到對方還在自己房間,把對方當空氣、自顧自的拿起一本書翻閱著,不過越看越煩燥,心靜不下來,腦子裡不斷的浮出今天聚會的時候,褚冥漾的一舉一動,還有對方跟女朋友互動的時候,一幕一幕的呈現在自己的眼前,很不爽、真的很不爽。

  那女人憑什麼?

  憑什麼跟褚那麼的親密?

  憑什麼可以在褚旁邊咬耳朵?

  褚應該是他的才對!

  冰炎愣了一下,他剛剛究竟在想些什麼?褚……是他的……「我……?」

  扇舒服的坐在沙發上,看著應該算是半個徒弟的冰炎坐在單人沙發上面,臉一陣青一陣白的,真有趣!果然只有小朋友可以使這個硬梆梆的冰塊能露出更多的表情,讓他在他這個年紀有應有的表情,其實他並不希望這孩子壓抑太多在自己身上,他原本應該可以跟其他同年齡的孩子一樣,只是因為千年前的悲劇,造就現在的這個模樣。

  變臉看的差不多了,扇甩開手中的扇子,「怎麼?小傢伙,想清楚了嗎?」

  「你一直都知道?」聽到扇這麼開口,冰炎又瞪了對方一下,瞇起寶石紅般的雙眼問著,從頭到尾都知道了?

  「嘛……可以算知道,也可以算不知道。」看著冰炎難看的表情,「唉唷、我不知道你想知道的是不是我知道的事。」

  「……你給我滾。」冰炎狠狠的往扇的地方踹去,不料被對方輕鬆閃過,自己只是踹到了房間附贈的沙發而已。

  「臭小子!你不會溫柔點啊!」語畢,從窗口跳出。





  『呵、果然還是等不及了啊!自己也跑下去湊了一腳。』把剛剛全武行全看在眼底的人,不、不算是人的人輕抿著嘴笑著,『還說了個不算是提示的提示,他會發現嗎?扇?』


  想要回覆觀後感,可至團員的私噗留言。
    千渡糕 http://www.plurk.com/lutherves/


下一章




Categories: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