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示板

日安,這裡是《Leisure Bee 閒蜂》。
 告示板雖然有點囉嗦,但請耐心看完,相關細節都在這裡。

 2010/08/19深夜成立的社團,
 目前社團成員包含繪手 村島 澤、寫手 千渡 糕、編輯 高野 尾
 以及閒蜂後勤人員赤蘋軍雜音,一共五人。

 刊物和周邊偏向於同人衍生與自創方面,內容些微男男 :P。

  左邊連結依序為
  [刊物及周邊一覽]閒蜂到目前為止曾販售過的刊物及周邊資訊
  [成員簡介]每位成員的相關資料以及連絡方式
  [噗浪活動]我們的生存動態隨時更新

 右邊則為聯絡方式以及最新發布。

2012-06-06

特殊傳說《轉轉》試閱 #03



  冰炎跟褚冥漾碰到面之後,兩個一前一後的往入口處走去,一路上他們沒有任何的談話,冰炎不禁想起以前如果是這種時候,對方碰到類似這種情況總是會喋喋不休的一直說下去,不然就是在腦殘,說什麼他不要被火星人同化之類的事,就算不理他了話,還是可以自己說的很開心。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不曾再去注意過對方的一舉一動?

  回歸之後?

  轉學之後?

  對方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安靜?

  還是只是跟以往一樣在心底想著亂七八糟的東西,只是再也聽不到而已?

  那個瞬間,冰炎突然好想回到以前的日子,時間在走,過去的不可能再回來,以前的是只能留在腦海中細細品嚐罷了。

  冰炎看著走在自己前面的褚冥漾想著,腦海中突然間冒出夏碎對他說過的話,那是在褚冥漾辦轉學的那天,夏碎拍了下他的肩說,然後走掉。




  『冰炎、你正視過你的心嗎?還是只是單純的在逃避而已?』



  直到過了很久、很久的之後,一次任務中冰炎突然想到,問了夏碎當初他說這些的原因,對方優雅的消滅掉幾個妖靈之後淡淡的說,「因為這麼簡單的事情都沒發現。」

  不過這時的冰炎並不知道這些事。







  「我真的只是逃避嗎?」喃喃的說著。

  「嗯?學長、你有說什麼嗎?」似乎聽到什麼,褚冥漾轉過頭來一臉茫然的看著對方,那表情就跟以前一樣沒變過。

  「沒事。」

  「哦。」轉回去繼續往前走,褚冥漾有點疑惑的走著……他進來的時候有走這麼久嗎? 越走越覺得奇怪,他記得他進來的時候並沒有走那麼久啊!

  正想要說出自己的疑惑給對方聽時,他就看到不遠處傳來了刺眼的亮光,他便加快腳步、往前跑,原本在褚冥漾後面的冰炎伸出一隻手想要碰對方的肩時,就這麼的錯過了,看了下自己還懸在空中的手、落空了、無法言語的感覺瀰漫開來。



  「漾漾!」雷多在外面看到褚冥漾跑出來之後,便高興的朝他揮手。

  「漾漾,你要不要去醫療班看看?」雅多皺著眉頭看著他跑過來,雖然身上衣服完好無缺,就像是只是在附近走走、散散步而已,一點灰塵的殘渣都沒有,但總覺得他好像有哪邊怪怪的、沒來由的怪。

有什麼事情正要發生,如藤蔓般在看不見的角落慢慢滋長著。

  「欸?為什麼?」

  「褚、看看也好不是嗎?而且你也很久沒回學院了吧?」夏碎露出微笑的說,雖然褚冥漾常常跟他們聚會,不過自從他轉學之後卻不曾再踏入校園,每次的聚會他們總是在外面找餐廳。

  「欸、對耶!我好久沒回去了。」褚冥漾想著,他真的好久沒有回去看了……大概兩年了吧?!大一到現在都沒有回去,不過他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沒有回去?禇冥漾怎麼想,就是想不起來當初沒有回來的原因,心中好像有個地方空空的,他不自覺的摸了下自己的胸口,這動作被雷多誤會了。

  「漾漾你不舒服嗎?」

  「呃、不,我、我只是在拍衣服上的髒東西而已。」

  「還是去看一下吧!」夏碎看了下冰炎,「對吧,冰炎。」

  「嗯。」

  「那就走吧。」一向也屬於行動派的夏碎單手一翻,開啟移送陣,把全部的人都傳送了回去,等等其他人應該也都會出現在提爾那邊吧?



  『帶走了,當然會想不起來任何關於對方的愛啊!』輕撫著鏡中的影像說著,『帶走了就不需了呀!』

  另一個人悠悠的從陰影處走了出來,『我還以為你最討厭了。』

  『是沒錯,不過,這次感覺挺有趣的,不是嗎?』回頭看了一下之後,視線又轉回去到鏡子上面,『那麼接下來的發展呢?……真是讓人期待啊!』







  「欸、怎麼大家都跑來了?」提爾看著冰炎他們,還有不知道從哪裡知道消息的其他人,保健室因為一次擠這麼多的人而顯得十分的擁擠、窄小,看到最後面的黑髮人影揮揮手,愉悅的跳了過去找對方,「哦哦!漾漾小朋友你終於回娘家了!」

  說完馬上被冰炎踹去與牆壁相親相愛,褚冥漾看到後稍微愣了一下開口,「輔長,好久不見了。」

  「冰炎,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把自己從牆壁裡拔出來的提爾哀怨的控訴著,他只是很愉快的跑過去而已,又沒有碰到他。

  「不由自主。」淡然的說,完全不想看到對方那一臉噁心的表情,冰炎其實自己也不太清楚為什麼,提爾只是想要靠過去褚冥漾那邊一點而已自己就想把他踹離褚冥漾的旁邊。

  「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因為我沒先去找你,所以你生氣了!」提爾在那邊扭來扭去的,在一旁的其他人看的非常的不舒服,就當夏碎想要結束這沒營養對話時,只見他的搭檔露出了微笑,然後狠狠的用力一踹。

  「你給我去死吧。」



  「咳、先檢查一下好了。」生命力宛如小強一樣的提爾努力的爬起來之後認真的說,他可是沒有哪種體力繼續來玩那種來踹我啊的遊戲。

  提爾拖著一臉驚訝他身上沒有半處傷痕的褚冥漾消失去做個全身性的健康檢查,大概過了十分鐘之後提爾又拖著對方回到大家的面前,「漾漾小朋友健康的很,健康寶寶一個。」

  「我就說我沒事啊。」褚冥漾皺著沒說,他不知道為什麼雅多他們很堅持一定要他去檢查,說什麼怕他會不小心誤觸詛咒或是被咒了還不知道等等,後來想一想,他穿的可是祭咒服耶!

  專門隔絕詛咒的祭咒服耶!如果連點小詛咒都擋不了,那就稱不上是祭咒服了!

  「好、好,你好乖、你很健康。」雷多敷衍的拍了拍褚冥漾的頭。

  冰炎看到這一幕,有點不爽的微瞇起眼,夏碎小聲的問了下「怎了?」

  「沒事。」

  「你怪怪的。」

  「並沒有。」瞪了下對方後轉過頭去。

  「真的是這樣嗎?」夏碎一直都有在注意冰炎的動作,其實冰炎跟褚冥漾兩人都很重視對方,或許就是太重視所以不願去面對吧?夏碎想著,「是真的遲鈍,還是在裝傻啊?」

  「你說什麼?」冰炎把頭轉回來正要繼續問下去的時候,被一段手機鈴聲打斷。

  「抱歉,我的。」褚冥漾尷尬的說著,然後從口袋中拿起手機,一封未讀的郵件出現在螢幕上。

  「漾漾、你的手機鈴聲還是跟以前一樣……真、特別。」千冬歲笑著說,他不知道已經有多久有聽到對方奇怪的鈴聲了,每次聚會褚冥漾都習慣把手機關機或關靜音,他記得對方笑著說過。



  「這樣才不會打擾我們的聚會。」

  或許是從那時候的那句話開始吧?!大家養成了聚會就關手機,結束了再開機。

  「欸?你們怎麼也都關機了?」

  「因為是我們的聚會啊!」異口同聲的說,突然間整個包廂一片安靜,然後大家笑成一片。



  「啊、不好意思,我得先走了。」褚冥漾抱歉的說著,好不容易回來竟然只有待了那麼一下而已,他好久沒去風之白園了,「下次再回來吧。」

  禇冥漾跟大家打完招呼之後,單手一翻便開啟自己專屬的移送陣離開。





  『哦?這麼心急啊?』把鏡中的畫面轉到另一個地方去看,『本家的速度真快。』

  『這樣東西都好了呢!』

  華麗的水晶花鏡面上,浮出一位有著美麗黑色長髮的倩影,跟其他的人有說有笑,舉止大方得宜,那女孩在其他人走了之後緩緩的拿出一張相片,小心翼翼的撫摸著照片上的人影,臉上帶著愛慕的微笑,似乎期待著與照片上的人相遇的樣子。





  『要等我唷!』







  「姊?然?」

  踏出移送陣回到本家,從正門快步走了進去之後,沿著長長的走廊跑到最裡面的那間房間,那間然和褚冥玥時常待在裡面下棋的房間,然後辛西亞會在一旁靜靜的看著他們下棋,剛剛褚冥漾看到他的胞姊傳給他的簡訊後馬上趕去本家。

  緊張的把門打開看到的是他們正在悠哉的聊天,好端端的一點事都沒有發生,褚冥漾覺得自己似乎又被姊姊耍著玩,畢竟那個只有簡短四字箴言『有緊急事』

  真的會讓人以為他們發生什麼,他還是習慣對方傳簡訊的時候總是會夾雜一堆恐嚇,這次竟然沒有真的是嚇到他,正當禇冥漾他想抱怨的時候,突然發現室內多了一位從未見過的女孩子。

  「有客人嗎?」有點尷尬自己竟然這麼失禮的衝進來。

  「嗯,漾漾跟你介紹一下,他是媽的朋友的小孩,叫做恩里。」褚冥玥剝著疑似橘子的水果。

  「你好,初次見面。」被介紹的女孩兒露出女孩子特有的甜美的靦腆笑容。

  「你好,我是褚冥漾,你可以叫我漾漾。」露出淡淡的微笑,然後轉回去看著自家姊姊跟表哥,「不過怎麼突然介紹起來了?」

  「女朋友。」褚冥玥說著。

  「姊,你在開玩笑嗎?」

  「媽說你都大學幾年級了,連個女朋友都沒有。」

  「……你還不是一樣,都大幾了連個男朋友都沒有。」

  「哦?現在敢回嗆我啦?!」瞇起漂亮的雙眼,看著與自己越來越相似的弟弟。

  「這只是事實啊。」褚冥漾鼓起雙頰有點不滿的說著,怎麼媽是一直在催自己而不是催姊姊呢?懊惱的抓了抓自己墨黑的髮絲,好不容易覺得除去了麻煩的事情,怎麼又來一個了?等等……他到底除去了什麼令他煩惱的事情,不會他開始癡呆了吧?!

  他不要啊,他還很年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你們兩個好了,不要給客人看笑話。」然打斷兩姊弟的鬥嘴,有點無奈的比了比旁邊正在看他們鬥嘴的恩里。

  「沒有關係。」露出微笑,眨了眨水亮的眼睛說著,「不過,漾漾、我真的很喜歡你唷!不考慮一下我嗎?」

  「欸?!這……」褚冥漾有點尷尬的看著對方,其實他長這麼大都沒有碰過女孩子直接這樣當面對他告白,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不然、我們試著交往看看,不合了話我們依然可以當朋友,如何?」伸出纖細的手,想了個新的辦法,其實他知道對方不太知道該怎麼辦,難道褚冥漾都不知道自己其實長的很有魅力嗎?!

  「請、請多指教!」握住對方的手,有點害羞的說著。

  「你也是唷。」

  「嘖嘖!      。」褚冥玥看到這場景小小聲的說著。

  「姊,你說什麼啊?」

  「不、沒什麼。」塞了塊疑似橘子的水果到自家弟弟的嘴裡,褚冥漾皺起清秀的臉龐把東西吞下去。

  「這是什麼啊?」接過然遞給他的馬克杯,快速的把杯子裡的液體灌下去,甜甜的液體沖淡了口中酸酸的味道。

  「嗯,酸果。」褚冥玥看了下剝開的果皮說,原來自家弟弟那麼不耐酸啊?!





  是不是從那時候開始,我們的交集就越來越遠了呢?

  一念之差,能改變非常多的事情。

  如果說,當初我沒有放棄那麼我還會跟對方在一起……了嗎?

  什麼都不知道……我只知道現在的我們只是學長跟學弟,不會再往前了,對吧?





  『那麼、接下來你又該怎麼辦呢?』長長的袖子在水晶鏡上揮了一下,畫面從褚冥漾轉到另一個人的身上,帶著愉快的聲音,『他已經做出了選擇唷!』

  水晶鏡裡的人拿著長槍帥氣地刺穿一個要攻擊他的鬼族。





  冰炎在刺穿現場的最後一隻鬼族,看著對方化成灰後瞇起寶石紅般的雙眼。

  「怎了?」夏碎覺得搭檔有點不對勁,便開口詢問,反正不可能是這些鬼族傷到他,剛剛這些鬼族只是被拿來當炮灰的,對他們來說一點殺傷力都沒有,不過如果對方真的被弄受傷。

  「沒事,回去報告了。」冰炎皺了下眉,自從上次任務之後他一直覺得很煩燥。


  想要回覆觀後感,可至團員的私噗留言。
    千渡糕 http://www.plurk.com/lutherves/


下一章




Categories:

0 意見:

張貼留言